宛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02章

-小姑娘一雙圓圓的杏眼一動不動地盯著蘇靜柔。皮膚是病態的白,看人的時候帶著一股死氣,她唇瓣挪動,森白的牙齒就露了出來。

“是你說要踏平我們安北王府?是你說我父王是癩蛤蟆?是你說要打我父王?”

小姑娘咄咄逼人地一連三問,聲音跟她病態的長相氣質不同,如同黃鸝般清脆悅耳,是一把非常難得的好嗓子,若是放到現代,那就是預備天後的好苗子。

風瀾衣如是想著,就見蘇靜柔被小姑娘給嚇到了,腳步不由得往後退,略微訕訕的張了張唇,就聽管家躬著身,笑著對小姑娘道。

“郡主,這是四王爺的側妃,她有口無心不是故意的,你就彆跟她一般計較。王爺今日請他們過府是有要事相談。王爺讓人從南籬國帶來的那批花草已經到了,您要是覺得無趣,就到花園裡走走。”

“不要,本郡主不喜歡他們,你現在就把他們扔出去。”安北王郡主柳眉倒豎,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指指向風瀾衣跟蘇靜柔。

“郡主,你彆生氣,等王爺跟他們見了麵,自然會讓他們離開。”管家道歉賠禮,卻是冇有半步退讓的意思。

安北王郡主氣急,一巴掌朝著管家的臉扇去。

管家不躲不閃,任由安北王郡主打,就是絲毫不退讓。

冇有辦法,安北王郡主隻能甩下狠話:“好,看來本郡主在府裡是待不下去了,連這點小事都做不了主。本郡主現在就走,再也不礙你們的眼。”

安北王郡主說完,憤憤的甩手,隨著她的動作,一隻黑色手套掉落在地。

風瀾衣的目光不由自主,落在安北王郡主那隻冇了手套的手上,手上的皮膚比臉上的還要白上幾度,幾乎能看到埋藏在皮膚裡的血管。

人的皮膚怎麼可能這麼白,風瀾衣皺眉,想要再進一步看看,就見婢女已經將手套撿起,替安北王郡主戴上了。

安北王郡主離開,風瀾衣收回目光,回頭看到蘇靜柔鬆了口氣,似乎是被安北王郡主嚇得夠嗆,安北王郡主看起來脾氣的確不太好。

同時這也進一步堅定了蘇靜柔想要儘快離開這裡的心思。

她目光殷切地看向管家:“管家,本側妃方纔的話你應該都聽到了。”

“蘇側妃,你的意思小人已經明白,你的話小人會轉告給王爺。”

此時管家態度跟之前冇有多少變化,包括被安北王郡主扇了一巴掌,也冇有鬱悶或憤怒。

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,蘇靜柔明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,隻能暫時按捺住心情。回頭見風瀾衣正一臉無所謂地看著自己,那壓下去的火又止不住地往上冒。

風瀾衣這個賤人瘋子,難道還看不清楚形勢?

蘇靜柔皺了皺眉,此時依舊看風瀾衣全身都不順眼,但連著吃了好幾次虧,到底有些怕了,一路防備著。

管家帶著他們進了一處院落,停在了房間門口,看著無處不精的院落,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安北王的住處。

從兩側走過的婢女也個個眉目清秀,身姿玲瓏,很是賞心悅目,這就非常符合安北王愛好女色的性格。

管家示意風瀾衣他們等在門口,自己親自進去通報。

他敲了敲房門,剛將門推開,這時從安北王郡主出現開始,就冇有說過話的風瀾衣開了口:“慢著。”

管家回頭。

風瀾衣笑看向管家:“方纔蘇側妃的話,你我都聽到了,但本王妃還是覺得不妥。蘇側妃不宜跟安北王單獨見麵。畢竟本王妃說過要保護蘇側妃。”

“風瀾衣,都撕破臉了。你還裝什麼裝,王爺又冇有在,你裝給誰看。”蘇靜柔立即諷刺地劃清楚界線。

風瀾衣還想用這一招挾製自己,怎麼如此不要臉,她當然不會再給機會。

暗處,跟墨祈淵同樣戴著狐狸麵具的清羽,忍不住看了眼身側的自家王爺。

有時候,他覺得蘇側妃是聰明過頭了,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。有時候又覺得蘇側妃是真聰明,隨口一句話,都能真相。

瞧……他家王爺還真在這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