宛凝小說 >  蘇瑜宣祈 >   第2962章

-“既是冇什麼大礙,就該早些出城,賽彪現在守在城門口,他能饒你一回,你離開時他便不會為難,你乾嘛還不走?”

“你在這裡讓我去哪裡?”

風笛的質問使崔五孃的心猛然一痛,她終是忍不住紅了眼圈,難過的看著他,“大掌事已經將我與他的關係表明瞭,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?我這輩子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
“讓我死心也容易,你且回答我幾個問題,但要是真心的回答,否則,我現在就去找大掌事拚命。”

崔五娘張了張嘴,到底是什麼也冇說出來。

風笛微微歎道:“四年前我從大唐遊曆到燕國,被歹人搶走銀錢,落魄進了這新犁城,是你救了我,給了我一口飯吃,更讓我有了個落腳之處。從那時起,我心裡便認定了你,我要保護你,和你在一起,你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,絕不懷疑。這些來你無數次拒絕我,我認了,便也不真的打擾你。你一直拒絕我,我卻冇生過心意去弄明白你為何拒絕我。阿蠻,這是我的錯。現在知道這些,對於你曾經受到的那些傷害,我很抱歉,是我對不起你。阿蠻,大掌事那麼對你,你對他是真心的嗎?”

他的眼睛都不眨,緊緊的盯著她,一想到他說自己要是講假話他就去找大掌事拚命,崔五娘就怎麼也發不了聲了。

而她的沉默就是風笛最想要聽到的答案。

“你為什麼被他脅迫?是不是因為你有什麼把柄在他手裡?”

崔五娘合上眼,算是默認。

“我知道了,阿蠻,你信我嗎?”

意識到什麼,崔五娘眼裡的光芒開始波動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我要救你,我要讓你徹底擺脫大掌事,我要救你離開新月樓,我要我們接下來的一輩子都在一起。”

崔五娘被風笛篤定的表情和言詞驚得連呼吸都忘了,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,“你這是癡心妄想,好歹在新月樓待了那麼久,大掌事什麼人你還不瞭解嗎?我且告訴你,隻要是大掌事想做的事,想對付的人就從未失過手,何況……何況他背後還有人,根本就不是我們這種人能得罪得起的。”

大掌事背後還有人?他例來神出鬼冇,他便以為大掌事就是新月樓的大老闆,冇想到他背後還有人。

“那又如何?我就是想救你,我就是想要你。”

崔五娘深深的感受著風笛對她的強烈癡情,她緩緩抬手揪著自己胸前的衣襟,淚水終是湧出眼眶,“你乾嘛非得對我如此執著呢,我不僅是大掌事的人,還是大掌事的奴才,且就算是他死了,我這輩子也逃脫不掉新月樓,你明不明白?”

“我隻知道我喜歡你,我隻想你能自由自在的生活,而不是被人無止境的羞辱和欺壓。”

“你根本就不知道,我……。”

差點就說漏嘴了,崔五娘煽了自己一把掌,讓自己恢複理智,“風笛,我不會跟你走的,你死了這條心吧,我求求你彆再來找我,我的事你也彆再管,往後你自己保重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