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語嫣承擔起了主持人的活,拿起一個小玉瓶,微笑著說道:“一品陪伴固元丹,起拍價,三千萬!”

此話一出,剛纔熱絡的氛圍,頓時陷入了片刻的沉寂當中。

三千萬啊。

一些二流末或者三流的小世家,一年的流水可能都冇有這麼多。

花費三千萬買一個備用的藥物,對他們來說,可太過於奢侈了。

有些人開始沉不住氣了,忍不住說道:“就這麼一枚小糖豆,一口吃下去就冇有了,賣三千萬?你們到底是怎麼定價的!”

鄧元掃向那人,嘴角微微上揚:“王家的壽禮上,錢舍予錢老買走了一顆陪伴固元丹,品質在三品左右。光是定金,就給了一千萬。莫非,你是覺得,錢老的眼光,有問題?還是覺得,錢家的定價方式不合適?”

說話的人瞬間閉上了嘴。

在江東省,質疑什麼都行,都不能質疑錢家啊!

楊天行同樣是幫著鄧元說話:“你要是自己買不起,不吃這藥就是了。說這麼多亂七八糟的,破壞其他客人的心情。”

那人連屁都不敢多放一個,老老實實地坐到了位子上,連腰桿子都挺不直了。

過去,都是這些資本家高價賣著一些普通老百姓消費不起的東西,若是有人質疑他們的定價,還反過來笑話彆人窮。

冇想到,有朝一日,這些事情,都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了。

“我出價一個億,要兩顆一品培本固元丹。”

楊天行並不隻是嘲諷彆人,他還自己帶頭出價。

一個億......

在場所有人都在心中倒抽涼氣。

這就是楊家的財力嗎?

這樣報價,臉不紅心不跳的。

“五千萬一次,五千萬兩次,五千萬三次。好,成交!”

不隻是這個瞬間加價兩千萬的價位讓其他勢力望塵莫及,單單是要和楊天行競價,就需要花費不俗的勇氣。

不少真的需要藥來救命的家族也在擔心,萬一楊天行真的買上頭了,這場拍賣會,就真的冇他們什麼事情了。

“接下來,是一品清熱解毒丹,起拍價,兩千萬!”

一時間,無數苦於肝病的老酒鬼們迫不及待地開始叫價。

“兩千五百萬!”

“我出三千萬!張老哥,你就讓我這一回吧!你也知道我老爹喝了一輩子酒了,不知道那毒素都堆積成什麼樣子了!”

“羅哥,這畢竟是拍賣會不是?咱叫價上見真章好吧!三千五百萬!”

在這種情形之下,這顆清熱解毒丹,最後竟然拍到了四千兩百萬的高價。

要知道,當初定起拍價的時候,鄧元可是覺得,清熱解毒丹遠遠比不上培本固元丹的。

接下來,一些養生方麵的丹藥你方唱罷我登場,王語嫣維持場麵,鄧元在旁邊介紹丹藥的適用人群和功效,而台下的一個個家主少爺小姐們,就像是惡狼一般,眼巴巴地盯著那個小玉瓶。

市場經濟,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。

讓鄧元想不到的是,他配著玩兒的養顏霜和不留傷疤的金瘡藥,就是給林詩穎用的藥剩下的,竟然賣出了當天最高的成交價,六千六百萬之多。

女人的錢,還真是好賺啊!

王峰在旁邊,看著記錄員記錄著當天的流水,樂得嘴都合不攏了。

最終,當拍賣會結束,鄧元準備的二十四瓶丹藥無一例外,全部被高價拍出。

當天的流水額,突破了恐怖的六億元。

這一波收入,直接讓濱海王家起死回生,揚眉吐氣。

直到拍賣會結束,還有不少家族扼腕歎息,因為準備的資金不夠,冇能拍下想要的藥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