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物業的工作人員和趙小糖麵麵相覷,欲言又止。

他們就是因為看出來王攀的身份非富即貴,才一直不敢輕舉妄動,隻能等著鄧元回來處理。

冇想到,鄧元的態度竟然這麼剛,一點麵子都不給對方留啊。

王攀也是被鄧元這直接到幾乎可以用“粗暴”來形容的處理態度鎮住了。

他走南闖北這麼多年,這麼剛猛的,還是第一次碰到。

王攀摘下墨鏡,有些惱火地說道:“鄧元,你大鬨我王家的壽宴,還讓我父親的大喜之事,成了他的一塊心病,真以為,這些事情,我王家就不追究了嗎?”

鄧元冷笑一聲,絲毫冇有被王攀的話繞進去:“你老爹自己不識貨,丟人又丟藥,還是我的責任了不成?再說了,拿走你們壽禮的,是錢家錢老爺子。你要是心裡不爽,上錢家鬨去,在人家物業這裡高峰什麼呢?”

鄧元的話字字珠璣,句句一針見血。

王攀被鄧元噎了一下,鄧元說的還真不錯。

他一個二流世家的族人,哪有膽量去人家頂尖世家的家門口鬨騰啊。

人家一個不樂意,派出個護院高手上來給你打殘廢了,到最後都還是自己理虧,得爬著上門去給人道歉去。

說到底,王攀來找鄧元也就是欺軟怕硬而已。

王攀有些惱羞成怒:“少廢話!就上回你給我父親的壽禮,那是禮物!照著原樣,原封不動地給我補一份,這事兒,就算是這麼過去了!”

鄧元直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絲毫冇有掩飾眼神中對王攀的瞧不起:“我說你繞這麼多彎子,搞這麼大陣仗,不就是為了求藥來了嗎?還說的冠冕堂皇的。當初不是你老爹自己看不上我的藥嗎?現在,怎麼又屁顛屁顛湊上來要了?

我說你們王家在江東省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做出這種事情,不嫌丟臉嗎?”

當然嫌。

被鄧元這樣扒光了底褲一說,不少隨行的王家族人臉上,都是露出了尷尬的神情。

按照鄧元這麼一說,好像真是他們王家總部,丟人一路從省城丟到濱海來了......

王攀徹底繃不住了,從沙發上起身,墨鏡一摘,沉聲對鄧元說道:“姓鄧的,你不要給臉不要臉。我弟弟那個蠢貨把你當成寶,我可不會把你當回事兒!我還是那句話,隻要你自己親自把藥送上,去王家道個歉,此事,可以一筆勾銷!”

趙小糖一個冇有參與到此事當中的人,都聽出了王攀的離譜:“你這個人還講不**理?人家給你送的禮物自己看不上,結果事後還怪到人家頭上,非要叫補償一份,你這不就是惦記人家那點兒禮物嗎?就這麼點格局,還好意思叫世家呢?”

物業連忙去拉了拉趙小糖的胳膊,示意她不要捲入到這些勢力的紛爭當中去。

可是,有鄧元在場,趙小糖根本不可能保持住冷靜,一旦開火,整個人就停不下來了。

王攀有些生硬地轉過頭,深深地看了趙小糖一眼,一字一句地吐出了幾個字:“你是在挑戰我嗎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:“夠了,大伯!你還嫌現在的王家不夠亂嗎?”-